威尼斯人官网

葛小松:功能农业引领中国农业由资源到资本的跨越
来源: 关键词:小松 农业 中国 发布时间:06-02-2017
如今,人们对吃的要求越来越高,吃饱已经不是问题,如何吃好才是人们最关心的。富硒大米、富锌面条、富钙蔬菜等等,越来越多的功能食品开始走上人们的餐桌,成为了都市人健康饮食的首选。但功能农业作为产业风口,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市场没有完全打开。要想先于其它国家进入农业3.0时代,技术、政策、机遇和资本这四个方面缺一不可。
 
1技术

 
所谓功能农业,就是通过给普通农产品添加对身体有益的微量元素,使农产品具有营养化和功能化的作用。一般认为,功能农业的技术就在于如何添加这些微量元素。在我看来,这只是基本层面,功能农业的技术还应包括对于微量元素的认识以及实现标准化的定量添加。
 
以目前主流的富硒农业为例,硒元素是在1817年由瑞典化学家贝齐里乌斯首次发现,在此之后,人类开始了长达百余年对硒的研究,包括癌症的化学治疗、保护肝脏、心脏、细胞膜结构,甚至是对抗糖尿病等生物医学方面都能发现硒的身影。在1973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硒是人和动物生命活动中必不可少的微量元素。中国科学界对硒的研究也在不断提升,目前已把硒元素列为15种每日膳食营养素之一,并通过研究发现硒是唯一可以直接抗病毒的营养素,
 
我们今天能在这里谈论功能农业的发展,一切的基础就是通过不断研究了解了这些微量元素对能对人体产生哪些有益作用,以及摄入时的量化标准。生物科技的发展,将帮助我们挖掘更多对身体有益,帮助人类抵抗病毒的微量元素,并了解它们的具体功效。
 
这里还涉及到了“定量”的技术问题。现在一些保健品广告,经常会用语焉不详的词语来糊弄消费者,最常见的就是号称“富有”某种元素。这个“富有”是多少?没有明确数据。既然都不能做到定量,对健康有益的依据又是从哪来的?因此对于功能农业来说,一项关键技术就是做到标准化的“定量”。这样才能在我们补充微量元素时,确保不会过量摄入,以及合理调整饮食结构。目前在富硒等农产品的研发上,已经做到了定量并进入市场。而在这一领域,还应保持范围更广、更具深度的研究。
 
2政策

 
发展任何一项产业,都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支持,而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和出口国,更是如此。习近平总书记此前在广西视察时指出,为应对国际农产品竞争压力,必须着力发展高附加值、高品质农产品,大力发展富硒农业和林业经济,抓好现代特色农业示范区和农业科技园创建,提高农业综合素质、效益、竞争力。
 
在今年中央下发的一号文件中,也明确提出要“加快现代食品产业,加强现代生物和营养化技术研究,挖掘开发具有保健功能的食品。”
 
有了中央精神的指导,各地方政府需要做的就是因地制宜,推动功能农业发展。山西作为中国功能农业的重镇,其实在农业种植方面并不具备优势。众所周知,山西农业立地条件差,整体发展水平落后,农民收入偏低。其中的主要原因,是陕西地区干旱少雨、山多沟深,在全省现有耕地中,旱地面积占80%,其中还有43.66%的坡耕地。而这些都是难以改善的先天不足,制约着山西的农业发展。
 
但通过政策的引导,山西农业另辟蹊径,既然不能做大,就做强。不仅在山西农业大学设立功能农业专业,还规划建设了专门的农业产业园,并通过省农委、科技厅和教育厅,给予重大专项支持,其中,功能农业科技创新专项约1500万,这笔资金让山西走上了发展功能农业的道路,取得了丰硕成果。
 
劣势转化成优势,正是因为沟壑纵横,才使山西成为“杂粮王国”“黄金养殖带”“优质粮果带”;正是因为山高沟深,才形成山西生产绿色、健康、生态食品的天然屏障;正是因为居深山、产量低,坡地面临施肥难、铺地膜难的特点,所以才更有机会走绿色、高端的路子。
 
从中可以看出,政策对于功能农业的发展至关重要,不仅要顺应民意,还要符合当地的特殊情况。既然中国农业在数量上的优势已经不再明显,就应当通过政策调整,大力提升农产品质量,增强国际竞争力。这就需要当地政府的引导,为农民种植功能性农产品提供技术指导和政策支持,使中国全面进入农业3.0时代。
 
3机遇

 
众所周知,中国目前正处在消费转型升级的浪潮中,人们开始追求品质生活、健康生活。在消费升级的大环境下,给“未来产业”提供了良好的成长空间,功能农业也搭上了这辆顺风车。
 
机遇难求,但机遇出现后,如何把机遇变现,更应该仔细思考。由于功能农业的发展处于初级阶段,在规模上和经营方式上没有摸索出一条成熟可行的道路,所以尚未形成高效运作的市场。再加上需求链和供应链无法对接,难以形成品牌,也就不能在品牌的带动下形成市场竞争力。没有竞争力,就会与普通的农产品处在同一地位,失去了功能农业的优势,也就失去了利益,没有利益也就无法吸引种植户形成规模化生产。分散的种植,让功能农业难以实现高端化,进入市场的成本也会提高,所以功能农业想要在市场站稳脚跟,必须摆脱小而散的局面,形成自己的品牌。
 
所谓酒香也怕巷子深。功能农业的首要任务是树立品牌,大力宣传。通过品牌效应,引领消费者关注健康农业,甚至改变生活方式。近年来的科技和通信革命,其实都是由品牌和产品来带动的。比如正是有了微软的windows,我们才进入了计算机时代,而苹果通过iphone,让我们进入了智能移动通信时代。在农业方面同样如此,必须有一个品牌巨头来引领市场,甚至把一些地域化功能农产品进行统一的集团化管理,形成集群效应,共同助推同一品牌,从而带动功能农业的发展,引导整个食品市场的消费趋势。
 
4资本

 
中国已经由最初的“资源农业”转向了“产业农业”,而今天,我们正从“产业农业”迈向“资本农业”。
 
资本介入农业产业,并不仅仅是提供资金这么简单,而是要为农业产业提出清晰的市场路径,并以此形成核心战略,让中国农业有目标、有方向,同时又具备操作力和执行力。
 
功能农业的发展,是时代发展的趋势,但也离不开政策支持和科技进步,而功能农产品从播种到走进千家万户,还需要资本提供市场指导。在这里,资本需要看清整个中国农业的发展脉络,了解中国农民心中所想,研究功能农业现代化需要哪些资源和生产力要素,并通过市场化的运作,打造跨国农业企业,这是中国农业3.0进程中,资本必须要履行的职责。
 
在国际上,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特色的农业体制,比如美国的私人农场和日韩的农业协会,但这些经过实践证明,都不适合中国国情。因此我们必须要开辟一条属于自己的现代化农业发展路径,并在这条道路上实现超越。
 
中国农业现代化需要根据中国国情、民情、市情进行突破性体制创新,打造中国主粮产业航母群,一定是中国农业现代化的战略优选。目前,全世界还没有哪个国家具备全产业链巨头农业企业集群。在全球主要发达体的资本版块上,也没有巨量的大资本农业版块,因为以土地私有制为基础的国外发达农业经济体,尚未实现农民富裕、农村繁荣、农业发展的多重发展需要。未来十年,中国现代农业的蓬勃发展和“三农”的全面可持续发展,是建立在中国特色农产品和大型世界级农企巨头的基础之上的。在这些企业的引领下,中国功能农业才能在国际上形成具有特色的超级农业资本板块。因此,作为一名农业投资者,我认为中国农业未来的核心战略,必然是从资源农业向资本农业的跨越,同时也是从产品经营向产业经营再向资本经营跨越。